草莓视频app成年下载幸福宝

榴莲ios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<!–章节内容开始–> “咳咳。”张百忍张嘴吐血,这一枪虽然没有前后贯穿,但枪尖瞬间割裂肌肤的刺痛感,依然让他全身痉挛,苦不堪言。

“当日伤青帝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沦落到现在的状况?”黄金貂迈着轻缓的步伐,徐徐靠近张百忍。

张百忍艰难抬头,注目凝视黄金貂,不言不语。

轰!

黄金貂凌空抬起右脚,再一百八十度大旋转,瞬间加持铁枪力度,旋即巨大的冲击力不断贯穿张百忍的前后胸,最后更是将他牢牢钉死在四合院的一棵枣树上。

“……”张百忍张开噙满血迹的口腔,想要说什么,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“啪。”黄金貂轻描淡写的弹出一根烟,徐徐点燃,然后坐在张百忍身边,看气态和动作,相当轻松。

张百忍正被他一枪钉在枣树之上。

“六扇门这些年确实训练了不少才干之辈,可惜对我们这一代渐渐老去的江湖人而言,还是差的太远。”黄金貂弹弹烟灰,伸向张百忍,“要不要抽?”

“呸。”张百忍朝黄金貂重重淬了一口唾沫。

“够脾气,我喜欢。”黄金貂也不生气,自感无趣的低头抽烟。

学士服美女告别校园依依不舍

张百忍其实这个时候,内心情绪相当复杂,尤其是回味刚才和黄金貂一战,有满不甘心,也有心悦诚服。

他出道这么多年,榴莲ios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连枪都不能尽出的地步。

这是何等憋屈?

“技不如人,死而无憾。”张百忍呢喃自语。

黄金貂抬头一笑,弹飞烟蒂,“有骨气!”

“呵呵。”张百忍冷笑。

黄金貂起身转到张百忍背后,动作缓慢的从他的布囊中抽出一杆黝黑光亮的铁枪,“可惜这样的无双枪将,再没机会和青帝比试枪术了……”

张百忍虽然依旧保持沉默不语,但表情随之微微变化。毕竟面临死亡,再视死如归的人,也会产生恐惧。

“呼呼。”张百忍呼吸开始粗重,急促。

黄金貂大致掂量掂量了手中铁枪,而后空闲的一只手就势捂住张百忍的双眼,“下辈子不要招惹得罪不起的人,嗯,就这样!”

哧!

一枪自张百忍头皮贯穿而入,随后整个枪杆没入头顶,消失不见。至于张百忍的身体,也于瞬间绷直如枪杆。

黄金貂站在四合院沉默了许久,才转身离开。

岂料这边刚出门,一束灯光打向四合院位置。黄金貂伸手挡了挡眼睛,本意迅速离开,可自车中下来的一道身影,引起他的关注。

“这孩子……”黄金貂长叹一口气,神色欣慰。

苏惊柔紧握油纸伞,徐徐靠近,再抬头看到落身于四合院门口的黄金貂,颇为意外的愣在原地。

其后她张张嘴,躬身道,“四叔。”

“哎,我在。”黄金貂搓搓手,嬉皮笑脸,那表情就跟见着自己未来媳妇似的,说不出的高兴。

苏惊柔抬起头,视线别过黄金貂,看向四合院位置。因为门已经关闭,视线严重受阻,观看了两眼,苏惊柔重新回望向黄金貂。

“没事了。”黄金貂笑,“我这边解决干净了,就回去吧。”

“青帝这场事故,我前期没预判到,这才让他负伤严重。”黄金貂说到这里,心中有点自责,而后又带着点诧异,“没想到连都被惊动到江南道了。”

“我不放心他。”苏惊柔浅笑。

“这女娃真是的,他又不是三岁孩子,男人受点伤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”黄金貂示意苏惊柔跟在后面。

“什么时候来江南道的?”黄金貂问。

苏惊柔笑着回道,“有几天了。”

“张百忍的事情我这边清洗干净了,要是不赶时间的话,就跟青帝在江南道多玩几天,别急着走。”黄金貂跟个老人似的,喋喋不休道。

苏惊柔浅淡一笑,而后神色疑惑道,“四叔怎么出现在江南道了?不是在北方吗?”

“江南道有点事,我就回来了。”黄金貂有点敷衍了事的解释道。

苏惊柔眸光瞬间大亮,歪头扫向与自己并肩而行的黄金貂。

黄金貂揉揉脸,没做声,其实他知道苏惊柔这番动作的言外之意。后者这番动作,无外乎询问他,陈余生是不是也回江南道了。

奈何苏惊柔一直就这么看着他,多少有点不自在,最后摆摆手,无奈道,“既然都猜到了,还追着我不放做什么?”

苏惊柔嫣然一笑,神色欢喜。

“九哥暂时还有点事,目前不方便现身,反正知道他也在江南道便行了。”黄金貂开诚布公道。

苏惊柔嗯了声,低头跟着。

“那我过段时间再走。”苏惊柔笑,“好久没见陈叔叔了。”

“是啊,好歹也是男人的老头子,自己的未来公公,想见见确实在情理之中。”黄金貂不怀好意的笑道。

苏惊柔撇过头,语气淡淡道,“别笑话我了,我们还没结婚。”

“这不迟早的事情吗?”黄金貂眼睛一瞪,义正言辞。

其后他语气再转,下意识询问道,“是不是青帝欺负了?告诉我,我替主持公道,这小兔崽子,反了天了差不多,敢欺负?”

“没有,没有。”苏惊柔慌乱道。

“没有就好,他要欺负,看老子不收拾他。”黄金貂挽袖子道。

苏惊柔被黄金貂这番动作弄的满脸羞红。

黄金貂伸手揉揉苏惊柔的长发,神色期待道,“有些事要自己多催催,我们这些老辈人瞎掺和起不到作用。毕竟感情的事,需要跟青帝自己决定。”

“四叔还等着的喜酒呐。”

苏惊柔知道黄金貂希望自己和陈青帝早办喜事。可这种事也不是催催就能解决的啊,毕竟人生大事,岂能操之过急?

所以她尽量保持沉默,只是面上羞意,越来越明显。

“行了,我这边走了。”黄金貂挥手,准备离开。

苏惊柔意外,“不去见见青帝吗?”

“这?”黄金貂迟疑,“目前合适吗?”

“他要见到肯定很开心的。”苏惊柔劝道。

黄金貂抓抓头,“那行,我去看看这小兔崽子。”